农民的爱情故事--见岳母

2020-10-17 18:38 YWYF 56

到了十点左右,右边房间外排起了七八个人的长队,院子里停着一辆外国牌照的车,既有老太太,也有中年妇女,其中有几个人手里提着鸡。用纸和香。

婆婆的房子不是建在村里,而是建在离村子不远的一个偏僻的小树林里。五座红砖黑瓦的瓦房看起来很旧。中间有三个房间,两边各一个,像光秃秃的被子一样连在一起,房子前面有一片山谷平坦,还有一片向前延伸的小树林。

我明白了,就跟着她进了树林。

未来的女婿见见岳母是对的,更何况她是我的媒人。

杨瑛图塘湾林王婆婆

但她有一个条件,那就是结婚前必须和她一起回老家看望她的母亲。

我去小树林的时候,杨瑛问我是不是很好奇这些人在这里做什么。

她说,这些人有些是来算账的,有些是来算算婚姻的,还有一些是来看花的。

回到泉州,在杨瑛的家里,我告诉了她我租房结婚的想法。没想到,她爽快地答应了,让我没有机会在路上充分发挥准备已久的说服语。

我非常好奇。我刚要张嘴问杨瑛,只见她向我做了个惊呆的手势,然后指了指小树林的方向。

杨瑛走过来跟我说:看花就是占有死者,跟活着的家人说话。

杨瑛老家在凤凰王家附近,距离图塘湾只有十几里路。我们先回了杜塘湾,然后坐了一段时间的三驾马车到达。

我父亲给了我一个主意,在县里租一套公寓,买一些普通而简单的家具,然后先结婚。

接过父亲的钱后,我觉得我的男人和我的心都很沉重。他们三十出头,一事无成。即使在结婚的时候,他们也要拿着自己积累的血汗钱。没有什么比这更叫不孝了。

我点点头,毫不掩饰我的窥探心态。

大家都很安静,偶尔的交流在窃窃私语,房间里不时传来深沉的女声,让整个气氛显得神秘。

我懂算命和婚姻。贫穷的算命先生在算命方面很富有。那花呢?

我回到家,把这桩婚姻的事告诉了我的父母。两位长辈很支持我的意见,说我做得对,我真的不应该住在那个女人的房子里。

听了这话,我感到麻木,示意她停止说话。

然后他拿出3万块钱递给我说:“你们老了,该结婚了,你们成家了,就有了定义,只要能吃苦,愿意工作,生活就会慢慢好起来。”